福建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首頁 |法制 |社會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費 |時評 |人物 |普法 |調查 |科技 |地方 |政務 |財經 |娛樂 |旅游

要挾父母充值,當托養“癮”謀生——農村少年“手機病”調查

2018-09-07 09:21:14    來源:法制網    

新華社長沙9月6日電 題:要挾父母充值,當托養“癮”謀生——農村少年“手機病”調查

    新華社記者 袁汝婷

    17歲的湖南岳陽農村少年小濤(化名),在沉迷于手機直播軟件后,以不吃不喝等方式威脅父母給錢,短短兩個月,手機充值花掉了兩萬多元。

    和小濤類似,一些農村青少年裝滿游戲和直播軟件的手機,成了現實世界里的“潘多拉魔盒”,一旦開啟,惡果隨之而來。

    主播之誘:農村孩子患上“手機病”一蹶不振

    現實世界中的小濤,自卑、沉默、不善交際,16歲進入一家職業院校念書后,“常常被欺負”。今年7月,他回到農村家中,與手機為伴。

    在“有錢就有裝備”“有錢就能打賞”的虛擬世界里,金錢是換取存在感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充值就能買來認同感。為了這種看似熱烈、實則輕飄的認同,小濤不惜以各種方式要挾父母,只為換得充值錢。

    如小濤一般,一些在現實世界里屢屢受挫、偏執內向的農村少年,因為豪擲千金而成為網絡主播們親密稱呼的“大哥”、玩家們崇拜跟隨的“老大”,或者游戲戰力排行榜上的“王者”。因為癡迷于虛擬社交的快感,他們患上“手機病”。

    湖南郴州一所農村中學的初三年級班主任、化學老師吳耀娟為學生們的“手機病”憂心忡忡。吳耀娟所在的學校留守兒童占比約達80%。“絕大多數孩子會強烈要求在外打工的父母買手機,他們寒暑假的生物鐘是晚上通宵玩游戲,上午睡覺,下午起床繼續玩。”

    吳耀娟觀察到,喜歡玩手機的學生“晚上是會犯癮的”,于是白天上課就犯困,甚至在課堂上睡著。她曾有個學生,初三第一學期化學能考80多分,到第二學期就滑到40多分,再沒及格過。“后來我才知道,因為第一學期考得好,媽媽獎勵了一部手機,然后孩子常常玩游戲到凌晨一兩點。”

    以“托”養游:讓青少年癮上加癮

    在反網癮社會組織的義工廖秋斌眼里,農村兒童,尤其是留守兒童的“手機病”,病癥在春節后會“爆發性增長”——

    今年3月,一位焦灼的父親加入了他們的受害者線上互助群。這位常年在外打工的父親春節回家,孩子拿他的手機玩游戲,一個春節花去了兩萬多元。“留守兒童趁父母回家過年,偷偷拿手機玩游戲充值。最多的充了20多萬元。”廖秋斌說,他們經手的案例中,家長試圖聯系一些在游戲市場尾端廝殺的小公司,卻一分錢都追不回,“公司撈一筆,幾個月就注銷了,找都找不到。”

    更為可怕的是,“撈一筆”的小公司手段五花八門,甚至以“托”養游,一些沉溺于虛擬世界的青少年成了廉價的賺錢工具。

    曾以當“托”為業的程飛(化名)告訴記者,這些公司美其名曰某某網絡科技公司,在一些電腦城、寫字樓里租幾間房,集合一批16-20歲的青少年,不少是放暑假的學生,同時掛機多個游戲,午間上班,直到凌晨。

    他們組成2-3人的團隊,加入游戲中的不同幫派,故意挑起事端引發沖突,然后帶頭充值,號令鼓動幫派成員一起充錢提高戰力,以便相互廝殺。“養‘托’的公司和一些游戲公司有勾連,別人充的是真金白銀,他們就是改賬戶數值,然后這個游戲區的充值金額,公司提成一部分,再分很少的一部分給‘托’。”

    “正常人能每天昏天黑地打游戲嗎?工資很低的。”程飛告訴記者,這種“職業”一天要在線至少16個小時,收入和精力付出不成正比,大多數“員工”都是游戲成癮、家境不佳的青少年,因為從事這個“職業”而精疲力竭,癮上加癮。

    戒癮之道:堵疏結合,讓孩子從虛擬走向現實

    《2017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游戲用戶規模達到5.83億人,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超過2000億元,其中移動游戲的份額繼續增加,已經過半。

    青少年成為游戲用戶主力群體之一。記者在調研中發現,患上“手機病”的青少年存在一些共性,比如有較多的空閑時間,消遣娛樂渠道較少,現實社交面窄等,其中農村,尤其留守家庭是重災區。

    “除了呼吁家長、學校加強教育管束,青少年加強自控,還應該建立更完善的機制,提高門檻。”廖秋斌認為,手機游戲應有更嚴格的付費金額限制,比如單次付費上限、密集充值監控等;此外,游戲注冊應更嚴格落實實名認證,引入人臉識別功能。

    對已經手機成癮的農村青少年,該如何幫扶?廖秋斌建議,一方面,應向專業的心理輔導機構尋求幫助,高度重視、科學對待青少年“手機病”;另一方面,家長也要帶孩子參與到更多現實社交中,盡量多予以陪伴和關懷。“在孩子人生觀、價值觀逐漸形成的關鍵時期,更要高度警惕虛擬世界裹挾的狹隘、偏激和暴力傾向。”

    長期關注農村青少年成長的社會組織“春雷公益”秘書長劉躍告訴記者,她所在的公益組織曾在暑假期間組織留守兒童鄉村夏令營,或將農村青少年帶到城市開闊視野,當豐富、多元的現實社交平臺構建起來,對農村青少年擺脫手機依賴效果明顯。

(編輯:李維 )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法制與社會”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法制與社會網。如轉載,須注明“來源:法制與社會網”。如有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凡注明為××媒體來源的信息作品,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無關。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并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該相關內容。如其他單位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應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若因線路及本網站控制范圍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導致暫停服務,對于暫停服務期間造成的一切不便與損失,本網站不負任何責任。如有什么問題,請及時與本網聯系

  • 法制
  • 社會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費
  • 時評
滇ICP備13003036號-1 法制與社會雜志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福建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杭州麻将规则 一万元怎么理财好 牛大人配资 新版325棋牌 丫丫陕西麻将官方版 科创板股票涨跌幅 微乐捉鸡麻将下载安 办理股票配资流程 四川熊猫麻将辅助挂 圣农发展股票资金流